跳到主要內容區

史料中心二二八特藏



史料中心二二八特藏


 

 

 

    此一特藏來自於阮美姝女士,她本身是二二八受難者家屬,也是平反運動先驅。2006年6月,她將畢生收藏的史料無條件贈與本校,亦成為本校「終身榮譽講師」,協助台灣史推廣教育。

    阮美姝女士為屏東林邊人,自幼隨父親遷往台北定居。1947年父親阮朝日被捕失蹤後,「二二八」一詞便成為她日後心中永遠的傷痛。然而,她遭逢突如其來的巨變,非但沒有退縮,更透過追查與探索,陪伴無數見證者、受難者家屬走出二二八的陰影。可貴的是,阮女士一方面收集歷史檔案,一方面以圖像的形式,構思創作二二八的脈絡輪廓,透過漫畫家張瑞廷先生的巧手,嘗試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表達眾多二二八家屬們的內心情感,並以保存真實的台灣歷史及全民二二八事件教育為目標,希冀台灣人勿忘這段真確存在且值得永遠反思的歷史。

    阮女士的父親是在二二八事件中犧牲的台灣菁英阮朝日(1900-1947)。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阮朝日正因為氣喘病發作,在家養病。3月9日,阮朝日的好友醫學博士施江南突然莫名其妙被捕失蹤;3月12日,阮美姝女士回家探望父親,由於當時時局十分混亂,每天都有人失蹤不見,於是阮美姝勸父親避避風頭,阮朝日回答:「我又沒有犯罪為什麼要逃呀?」。然而話才剛說完,就被五名便衣特務帶走而一去不回。

    「音訊全無的父親到底在哪裡呢?」一直到廿年後阮美姝女士在東京神田的舊書店翻到王育德所寫「台灣苦悶的歷史」,才覺悟到父親可能真的已經在二二八事件中喪生了。阮女土的尋親之旅是從母親過世後才開始。原因是顧慮到父親的失蹤後視政治為禁忌母親的心情。阮女士提到了受難者家屬在事件過後的種種傷害除了事件之後親友的疏離之外,莫名的恐懼及害怕更讓人感到痛苦。「為什麼無辜的人會突然不見?」阮女士指出,即使在解嚴之後,仍有很多受難者家屬無法從「國家暴力」的恐懼中站起來。

    在阮女士多年蒐集資料之下,總算在事發後近半個世紀的1992年,才終於知道父親被羅織「陰謀叛亂首要」、「利用新聞社散播不實消息」之罪名,未經任何審判及辯護、未告知家屬絲毫音訊,在便衣特務帶走數日後,父親就喪生於「國家暴力」下。

    年逾八旬的阮美姝女士表示,如今該是交棒的時候,她累了,身體健康狀況大不如前,在強大的工作壓力下,身體負荷已經是極限,無法再南北兩地奔波。原本典藏於屏東阮朝日二二八紀念館之歷史檔案,都是她耗費半世紀心血蒐集的第一手的二二八相關資料,全數捐贈給本校典藏,包括二二八史料141冊、台灣史文獻55冊、台灣政治文獻166冊、個人生命史88冊、期刊52冊、轉送圖書館351冊,共853冊,提供讀者閱覽、研究。



瀏覽數: